• 论经济法实质正义及其困境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编者的话北京这座古都在抗日战争时期饱受日本侵略者的蹂躏。为了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,中国人民举办了顽强不屈的英勇斗争。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,为怀想有数为新中国成立而英勇献身的革命先烈,本刊特开辟本栏目,陆续刊登由本刊记者深入北京周边采访的抗日战争时期产生的故事,以此表白我们对先烈的敬重之情。心愿我们的少年读者紧紧记着历史,为振兴中华而努力学习。长城抗战喜峰口是明长城上的首要关隘,雄踞于滦河河谷。断壁残垣之上,滦河水淹没了当年战争的痕迹,只有深陷的弹孔如泪眼般,向人们讲述着那段荡气回肠的历史。历尽沧桑的敌楼,曾眼见过曹操远征乌桓,明王朝与鞑靼、瓦剌的决斗苦战,戚继光抵抗清军等许多重大事件。而此刻,日寇正侵我中华,要攻占喜峰口,当者披靡唐山、遵化、蓟县,危逼平津。它瞭望到喜峰口通往满洲的山路上,日军在大炮、坦克的庇护下气势汹汹地开来。而身旁中国军人的兵器却相称简陋,只有大刀和步枪,能够庇护他们的只有自身饱经风雨的城砖。敌楼中的作战会议上,它听到29军决议扬长避短,利用夜战、近战、奔袭战的下风,强攻立足未稳的敌人。3月9日晚,夜幕来临,它看到29军109旅旅长、喜峰口前线总指挥赵登禹,挑选了500名大刀队员,兵分两路沿关隘鱼贯而下。凌晨,借着依稀的星光,它瞥见两支戎行像两把刺刀插向喜峰口日军的背地。500名身负大刀的懦夫像猛虎一样扑进敌营,刀光闪灼之处狼号鬼哭。500个血肉之躯赐与日寇繁重的突击,取得了“九一八”事项后中国戎行抗日的初次胜利。凌晨,灿烂的阳光温暖了它冰冷的身躯,它挺起胸膛远眺华夏大地,看喜报传开,举国奋发。风中荡漾着热情的诗歌,那雄壮的、凝聚着魔难与气力的歌声:“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!”它也依稀地听到大海对岸日本《朝日新闻》的悲叹:“明治大帝造兵以来之皇军名誉,尽丧于喜峰口外!蒙受了60年来未有之侮辱。”而今,喜峰口悠闲地伫立在一汪碧水边,回忆着它的战友们,遥指着水下古沙场的遗迹,劝诫着每个中国人:“怀想英烈勿忘国耻!”难忘的回忆抗日战争时期,在日寇蹂躏的土地上,许多青少年如暴风肆虐中的小草不畏强暴地生长着。本期采访的90岁高龄的李仁奶奶阅历了艰巨难熬的八年年代,最终走上了革命的途径,在18岁那年成为一名解放军士兵。1937年的夏季,天气又闷又热,妈妈在给弟弟们剃头,不知怎样空中突然响起发人深省的炮声,一会儿把我们吓呆了,匆急在院子里躲藏起来。好久好久,爸爸回来离去了,他告诉我们说,是日本鬼子突然向我们卢沟桥的守军策动了进攻,中国戎行在顽强抵抗。我家住的村距卢沟桥只有十几里路,以是人们都耽忧惧怕,万一日本鬼子打曩昔我们老百姓可就遭殃了。第二天天刚亮,街上就有人喊叫,说是村上来了许多大兵,快来看呀!我怀着猎奇的心理随着小火伴一口气跑到村东头。呵!那么多大兵呀!黑压压一片,把东头大沟都站满了。有人说,这等于打日本鬼子的戎行。他们有的站着,有的坐在地沿上憩息。一个士兵高声对同乡们说:“各人快来看呀!我们的大刀上还有日本人的鲜血呢,日本侵占我们的卢沟桥防地,欺侮我们不飞机大炮,我们就在夜里摸进小日本兵营,用大刀砍杀他们,我这口刀砍掉了好几个鬼子的脑壳。四年前的喜峰口,今天的卢沟桥,只需我这刀还在,狗日的就休想夙昔!”士兵一手叉着腰一手举着刀,自得地说。同乡们都对他竖起了大拇指。没过几天,住在城里的人跑到了村里,他们说日本鬼子打进了北京城,要到乡下来躲躲。可是没过几天乡下也不平战争静了,炮弹落在了靠近公路的村头,同乡们开始抛弃家当往山里避祸了。日本鬼子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高声疾呼地闯进村,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,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叫贺北云的村遭格斗的就有90多人。同乡们冒着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尊老爱幼地往深山里跑。当时我只有10岁,也一手抱着妹妹,一手抓着树枝,在山坡上攀爬。我心里想着:那些背着大砍刀的士兵还在和鬼子拼杀吗?在那八年里,日本强盗在华北搞的五次净化治安,清乡扫荡,以及执行的“三光政策”惨不忍睹,他们所到之处,真是“无村不带孝,家家添新坟”呀!中国人民在日本强盗严酷的蹂躏下挣扎了整整八年。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下,经由八年的艰巨抗战才取得了最终的胜利。

    上一篇:雨味1000字

    下一篇:黄金迎“黄金时代” 男子掷1610万元买58公斤金条